你所不知道的一级馆

发布人:木婉清 阅读量:5583 来源:人民网 发布时间:2018-12-11 10:00:25

  中山舰舰体
  本文配图均由中山舰博物馆提供

  中山舰缆绳发射器

  中山舰上使用的电取暖器

  在中国近代史上,湖北武汉是一个重要的存在。晚清重臣张之洞在此创办汉阳兵工厂,推翻封建帝制的辛亥革命也首义于此。1938年武汉会战(又名“武汉保卫战”),是抗日战争从战略防御走向战略相持阶段的重要转折点。在这次会战期间,一代名舰中山舰被日军炸沉于长江金口水域,携着历史的沧桑印记和战士的热血英魂没入江底,直到近60年后,才得以重见天日。

  “一代名舰,千古流芳”——原国防部部长迟浩田上将曾为中山舰题词。在今天的武汉市金口古镇、金鸡湖畔,中山舰博物馆巍然矗立,经打捞修复后的中山舰停驻于此。作为专题性纪念性的国家一级博物馆,中山舰博物馆生动再现了中山舰的传奇经历,将80年前的历史风云拉到人们眼前。

  

  复原一代名舰

  从中山舰纪念园区大门进入,漫步栈桥,穿过波光粼粼的金鸡湖,呈现在眼前的一座造型独特的建筑就是中山舰博物馆。中山舰博物馆馆长王瑞华对本报记者说,为了安放打捞出水的中山舰,当年选址时,按照“史为地近”的原则,最终决定将博物馆修建在中山舰的蒙难地——武汉市江夏区金口镇。为使“舰不离水”,三面环山、距中山舰沉江处1.5公里的金鸡湖成为其安身之处。

  从外观上看,采用“舰馆合一”设计的中山舰博物馆形同一艘战舰,头冲金鸡湖,好似昂首待航。博物馆由两幢相连的建筑构成,舰体陈列厅为全钢架构,中山舰稳坐其中。据介绍,为了在迁移过程中不对舰体造成损坏,博物馆最初只建了三面,直到中山舰整体迁入后才封起最后一面钢构墙。

  步入气势恢宏的博物馆大厅,记者来到中山舰舰体陈列处。未见中山舰全貌,左舷尾部镶嵌的铜板鎏金“中山”二字先映入眼帘。中山舰原名“永丰舰”,1925年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而易名。1997年,打捞中山舰时,潜水员首先探摸到这“中山”二字。可以说,“中山”是中山舰的身份证。

  顺着楼梯往上走,视野变得开阔起来。二楼平台环绕中山舰一周,整个铁灰色的舰体一览无遗。中山舰是钢木结构的潜水型炮舰,长62.48米,最大宽度8.9米,吃水深2.44米,排水量780吨。武汉会战期间,中山舰甲板上的设施几乎全部被炸毁。本着“整旧如旧,恢复原貌”的文物修复原则,中山舰恢复了1925年改名时的历史原貌,包括舰体外观及舰载装备、设施和部分舱室。“虽然中山舰看上去不大,但有110个大大小小的舱室,可谓‘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’。”中山舰博物馆社会教育与公众服务部副主任田梦莹说。

  据介绍,除了后期修造的部分,舰尾部的尾轴、托架、舵板都是舰上原物,还保留了1938年与日军浴血奋战时的两处创伤痕迹。顺着田梦莹手指的方向,记者清楚地看到右舷钢板上裂开的弹坑,还有驾驶舱上方炸弹炸开的大洞。两处伤痕仿佛在诉说着当年的战争情景。

  中山舰在1997年被打捞上岸后,又历经了十余年的时间,才成为人们今天看到的样子。1997年1月28日,经过100天的打捞,中山舰终于露出水面,锈迹斑斑,裹满泥沙。1999年11月,漫长而又艰辛的修复与保护工程在湖北船厂开始。2001年9月,修复竣工。2008年5月,中山舰才从湖北船厂整体迁入目前的中山舰博物馆舰体陈列厅。

  “在浮船坞的承托下,先走水路,逆江而上到达博物馆附近,然后破江堤,走旱路,把20多个高压气体填充皮囊放在舰艇下,用大型卷扬机带动钢绳在前面拖拉。”田梦莹介绍,短短数百米的距离,花了五六天时间才走完。从获得打捞权、整体打捞成功,到修复舰体、选址建馆等,中山舰的打捞、修复、陈列凝聚了无数人的心血与智慧。这个曾经看来不可能完成的工程,终于变成了现实。

  诉说历史风云

  作为中国现存的唯一一艘有近百年历史的军舰,中山舰见证了历史的风云变幻。在26年的服役生涯中,它经历了护国战争、护法战争、孙中山蒙难、“三二〇”事件、武汉金口血战等事件。步入博物馆二层的史迹陈列大厅,中山舰的故事在记者眼前铺陈开来。

  1910年,清政府为重建海军,向日本长崎三菱造船所订制了永丰舰,也就是后来的中山舰。但当1912年6月永丰舰建成下水时,清王朝已经覆灭,永丰舰由民国政府接管。1913年,永丰舰被编入北洋海军第一舰队。之后,它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护国讨袁运动和护法运动。1922年,深受孙中山信任的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发动叛乱,孙中山登临永丰舰指挥平乱。在激烈的炮战中,永丰舰载着孙中山冲出叛军包围,九死一生。正是因为这段历史,1925年孙中山去世后,广州革命政府将永丰舰易名为中山舰。

  1937年,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。次年,武汉会战打响。时任中山舰舰长萨师俊奉命率中山舰移防金口至嘉鱼、新堤沿江一带。10月24日下午,6架日军轰炸机突然飞临中山舰上空,轮番对其展开轰炸。

  萨师俊随即率舰攻击,但舰首的厄力肯炮在连续猛烈发射后发生故障,左舷中弹,接着锅炉舱、机器舱也被炸起火。萨师俊双腿被炸断,左臂受重伤,仍坚持指挥,不肯离舰。但此时中山舰已失去动力,进水严重,舰身大幅倾斜超过40度,已无望得救。在部下的再三要求下,萨师俊方才和受伤官兵登上舢板离舰。然而,载有伤员的舢板遭到日机扫射攻击,萨师俊中弹,当场殉难。当日,和萨师俊一同殉难的还有24名官兵,全舰战士仅有18人生还。在战斗结束10分钟后,中山舰缓缓下沉消失在江面,结束了26年的壮烈航程。

  为了纪念这25位抗日阵亡将士,在金鸡湖对岸的牛头山顶,建有中山舰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。25根剑指蓝天的雕塑柱,象征着在中山舰上英勇迎战日本军机、不幸阵亡的25名将士。这25根参天立柱,也与停驻在博物馆的中山舰遥相呼应。

  传承爱国精神

  金鸡湖早已褪去了战争年代的纷乱动荡,呈现一片安宁与静谧。目前的中山舰纪念园区由中山舰博物馆、中山舰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园和游客服务中心三部分组成。

  博物馆第三层陈列着出水文物。当年,随着中山舰整体打捞出水,5000余件/套文物也得以重见天日,其中珍贵文物1716件/套(含国家一级文物60件/套)。在出水文物中,有保存完好的电报纸、装满汽水的玻璃汽水瓶、电取暖器、西门子电风扇,还有乒乓球拍、飞机模型、棋牌和“国光”牌口琴,生动展现了舰上战士们的文娱生活。此外,还有用于战斗的炮弹、子弹和步枪。在出水的“北伐军铭文步枪”上,“革命军为主义而战,不怕死不爱钱”这14个字依稀可见。虽然经过59年的江水浸泡、泥沙淘洗,依然能让人感受到当年中山舰将士誓死抗击日寇、为民族而战的英勇气概。

  因中山舰所具有的特殊历史意义,中山舰博物馆每年都会迎来大批海内外游客,其中不乏各界名人和台湾友好人士。2017年11月,台湾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赴中山舰博物馆参观。黄埔军校老将军、中华四海同心会等民间组织成员都曾专程从台湾赶来。

  中山舰博物馆是湖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,2014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、遗址名录。在采访过程中,来自武汉市新城小学的学生们正在老师的带领下观展。王瑞华说:“2016年和2017年,中山舰博物馆每年都会接待逾60万参观者。除了红色教育基地外,这里还是武汉大学、中南民族大学等高校的实习与实践基地。”为了与中山舰相呼应,馆内讲解员都身着仿海军军服式样的服装,显得英姿飒爽。

(责编:鲁婧、赫英海)


:九龍旺角彌敦道610號荷李活商葉中心1318-19室
:852-27108200